信件标题 我要投诉资兴市仲裁
来信时间 2015-03-12 22:23:12
来信人 袁*
咨询内容

我是资兴市七里镇王古洞人,我叫袁志勇,是农村人,现在28岁,事因;2006年我妈妈是在煤矿上装煤,是拿铁撬一撬的往车上装,在2006年冬天10月21日,下午,我妈妈从煤槽上摔下来,导致后脑劲部龙骨粉碎,神经中枢断裂,下体瘫痪,我在当天就赶回了家,是在郴州第一人医院,在一个我不懂,事后我通过家人说,资兴市2006年仲裁我们家是事,妈妈在医院躺着,没钱治疗,我就去煤矿上有说法,煤矿负责人说,你们自己先垫钱医药费,事后会跟我们交上,但是后来我多次去找煤矿负责人,李矿长(李志高),他说去找他们负责人,李经理(李社平),我就在他们推皮球那样,推来推去,我十几天也看不他们人。我妈妈就在医院等着要钱。我就找亲戚借钱,当时他们来了一个律师,交到医院5万是,妈妈住院的一星期后来的,也和我说了给我8万块钱。就不要找他们矿上了,我当时没有答应,就这样就是没有答应,回来找煤矿上的人就一个人也不见我,我把这样情况和家里人商量了,我要告矿上,家人也看我小可怜,开始找律师,通过家人表哥(尹希平)介绍找到仲裁局袁法官(袁什么我不知道,他没有告诉我名字,袁法官介绍我去,新区一家叫什么的律师事务所,找袁律师,他是毛评高柏村的,也是袁法官,村里人,找到袁律师,袁律师好热情接待了我,开始问我事因,我就讲了,说我妈妈在医院里,现在煤矿不给钱治病,我还走之前,他要我卖烟,说是要和上面搞关系,要了卖俩条中华烟,我下来后就卖上去了。交给了律师,交了费用6000元,没有收据,事隔两天,律师就叫我请袁法官吃饭,是在袁法官什么亲戚家酒楼,吃了是一只狗,还喝酒,十几个菜,共消费3800元,也没有收据,如果是说现在你们要收据的话,才能告他们的话,我没有,我也没有想到,这个是妈妈住院两周了,5万也花完了,我家里的钱交医院是8.6万也没有了,医院从ICU转到骨科急诊室,医院要我签字,说是不交钱就会停药,我开始向亲戚借钱,我家亲戚也不好借,但是整体他们多少还是借了,我现在还是欠他们钱,以下是我欠亲戚钱的情况,我大姑父家两个儿子的钱,大儿子尹万平6000,小儿子(尹希平)16000,二姑父家,大儿子15000,二女儿5000,小女儿5000,三姑父家2000,四姑父家2000,大姨夫家25000,小姨夫家30000,我同学杨成8000,同学欧阳通5000,我大伯父家3000,大伯父女儿10000共计168000,这些钱,我和我爸爸现在还没有还清,妈妈在医院40多天用了27万多,在12月5号左右,医院叫我们准备后事,妈妈听到后,想出院,说他不想死在外面,说是进不了家祠,这个是我们那里的风俗,我为了妈妈的遗愿,隔天早上9点多出院了,就在当天晚上妈妈停止了呼吸,妈妈走了,在妈妈嘱咐下,没有火化,用丧葬费用了3万多,事后我去找法官和律师,这个事有什么说法,也就过了几天,法官让律师打电话给我,可以处理我的事了,但是来法官办公室,法官就草理了文件,里面就陪了妈妈的欠医院5万的医药费,还什么都没有了,还要我签字,说这个他们尽到人道主义,我不知道法官和煤矿上有什么勾结,怎么草率的判决,是法官说这个事煤矿没有责任,他们是在现在尽到人道主义,我一听,法官也这样说了,我就签字了,现在文件律师那里不知道有没有文件,我这里,爸爸和他找的相好,吵架,把资料和妈妈的相片,和遗相全部烧了,我就想知道这个事我还有告法官和那个律师,还煤矿吗。因为我欠亲戚的钱还没有还清,我现在日子不好过,就是每年都不敢回家,你们能有什么办法,现在国家政策好了,我想你们帮帮我,我要是一直背着这些债,我何年才能出头,女朋友也找不到,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,希望你们帮帮我,局长大人

答复部门 郴州市司法局
回复时间 2015-03-17 11:25:59
满意度
答复内容

您可以拨打法律援助热线12348咨询有关问题。

信件回复 满意度调查 查看满意度调查汇总 >>

回复内容评价:

(非常满意)

回复速度评价:

(非常满意)